生活是多么辽阔

——读何其芳先生诗
唐海林
 
饮水思源,“红色文化”在中国大多读者心中享有崇高地位,这些经典之作,至今神一般的存在。从战火弥漫的岁月,到一个崭新的人民民主共和国,许多历史的细节和重量,用文字与时间对抗,套用今天的话,何其芳是一位积极乐观、充满正能量的散文家和诗歌大家。
    何先生1912年2月5日生于四川万县,现代诗人、散文家、文学评论家。1935年于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1938年,到延安鲁迅文学院任教,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为革命文艺作了大量拓荒工作。发表了作品《生活是多么辽阔》、《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等现代诗歌力作。
那时,作为青年才俊,一个旧社会走出来的知识分子,面对列强瓜分和凌辱祖国,日本铁蹄肆意地践踏山河,何其芳所能做的每日涂鸦发表点文字,学民国时右翼文人的矫情,尽发表些言之无物、无病呻吟的牢骚。如果说《夜歌》中诚实而坦白兼具强烈自卑、忏悔意识,使其成为战争年代作家群中最悲剧的典型。那么,到达延安之后,这批满怀热血的知识分子如何转化,就成为焦点问题。由矛盾、焦灼,到激情彭拜、意气风发,这种理想主义的光芒,是毛主席领导的人民军队,让他们看到中国的未来和希望!
与时代同频共振,投身革命后,何其芳从一个追求文学之美的诗人,成功转变成一位满怀理想、与信念的革命战士。《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生活是多么辽阔》,使他跨越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代表性作家和诗人。“何其芳”现象出现,由量到质的提升,属于“红色”文化在中国的胜利。
传承经典,《生活是多么辽阔》这首诗歌意境清新、情调优美、节奏轻快,读来令人心旷神怡。当年曾打动过许多青年的心,对革命青年的前进起过一定的推动作用,成为传诵一时的佳作。
这就是文化的力量,革命洪流下理想与信念的宣传鼓劲作用。“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为追寻真理,毅然和过去告别,文学与人民相连,文学与祖国共舞,文学与未来相望,《生活是多么辽阔》全诗共分三段。第一段仅三句,第一句开门见山点题。第二句是第一句的深化和延伸,也是第一段的总括。第三句是第二句的注释:生活是海洋,海洋有宝藏,所以生活也有宝藏。附诗——
 活 是 多 么 广 阔
感受生活,捕捉诗意。生活是多么广阔/生活是海洋/凡是有生活的地方就有快乐和宝藏。开篇“生活是海洋”,这一段,仅这画龙点睛一句包涵多么深刻的哲理。
以日常事务作铺垫,潇洒飘逸的诗句,将乐于吃苦、不畏艰难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淋漓尽致地展现这首诗歌的字里行间。去参加歌咏队,去演戏/去建设铁路,去作飞行师/去坐在实验室里,去写诗/去高山上滑雪,去驾一只船颠簸在波涛上/去北极探险,去热带搜集植物/去带一个帐篷在星光下露宿/去过寻常的日子/去在平凡的事物中睁大你的眼睛/去以自己的火点燃旁人的火去以心发现心。细细品来,第二段是全诗的重点,从“实验室、滑雪、探险、露宿、篝火”等浑然天成的诗句,形式上不拘一格,三个次韵读来朗朗上口,给人自由活泼的感觉,诗人一连用十五个“去”字,使诗歌形成一个强大的气场,使诗歌形成一个强烈的“内核”,这些排比句至今读来,依然气势磅礴,稳定性、与连贯性,饱含对明天的热切向往和追求。
生活中不缺少美,勇于发现、勇于挑战,以无坚不摧的自信和乐观主义精神展现时代精神。生活是多么广阔/生活是多么芬芳凡是有生活的地方就有快乐和宝藏。一个人有所作为,就必须把自己的前途和国家的前途与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第三段,可以说是第一、第二两段的升华,将一种飞动难抑、纵逸豪放、乐观向上的抒情个性,打上政治宣传主旋律的烙印。作为“红色文化”的拓荒者,这首诗阐明崇高的理想信念指引广大知识分子做什么人?以及怎样做人?
从文学创作上看何其芳,这首充满朝气和理想主义色彩的诗歌彰显何其芳的诗歌特点:十分讲究完整的形式、严格的韵律、谐美的节奏。注意表现出诗的形象和意境。具有细腻和华丽的特色。设身处地,被这样的诗意鼓动起来,每个人内心的风暴,难免有猛虎咆哮。
因为,成为一个革命者的何其芳,和一位只知道舞文弄墨的何其芳本质的区别就是:后者把文字当成消遣的工具,落在纸上仅仅表达一种心情;前者则把文字当做当做一种利器,是革命政治文学的实践。何其芳把“诗”作为文学作品的最高层次和深刻内容,从平凡的生活看到美的物质,从忧郁的天空看到灿烂的旭日,从纷繁的世界看到人性的善良与美好,这种爱,坚定的革命意志,一颗诗心跃然纸上。
捧读《生活是多么广阔》,今天这点苦、这点痛,烦恼和累、挫折和哀怨,与那时比真的不算什么。因为,我们所处的时代,中国的文化自信与道路自信:一边是“破”,一边是“立”,正如1936年新文化运动时期,在鲁迅去世后,作家苏雪林给胡适写了一封长信,称鲁迅是“刻毒残酷的刀笔吏,阴险无比”。胡适回信说:“凡论一人,总须持平。爱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方是持平。鲁迅自有他的长处。如他早年的文学作品,如他的小说史研究,皆是上等工作。”
莫言直中直,须防仁不仁。那种单纯为发表而发表,为获奖而获奖的作家诗人,充其量像是一个只会拿技巧和章法写作的人。发表些豆腐块,赚取微薄稿酬,在文字中掏空自我,今日中国,面临“第三次瓜分”危机,然而部分精英与一些文化人依然沉迷在个人文字游戏创作的漩涡,不可避免地成为落伍的文字搬运工。“商女不知亡国恨”,他们所以没有转型,皆因泥沙俱下的文化圈:就连李鸿章、曾国藩等晚清卖国大臣,甚至就连昏庸、独断的慈禧太后也被“漂白”。断章取义拿出毛主席评价曾国藩的话语,以至于他们如何谋划上位,“宫心计”加黑厚学战胜竞争对手,这些无视国家主权和民族利益,“量中华之物力,结友邦之欢心”没有战斗精神的和谐和避让,是汉奸文化。对外屈弓卑膝、对内残酷镇压,已然成为当下某些人追捧最实用处世价值,不能不说——这是一种历史的倒退!
割地赔款、百年屈辱,一个民族站立起来、富起来,南海摩擦、中印战争升温,关乎民族未来大事件这些小文人们视而不见。给精神补钙,为灵魂送氧,中国要强大起来,当下仰望《生活是多么辽阔》,置身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的就是一大批有才情、有文胆,像何其芳这样的作家与诗人!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