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丁小花的自述

刘丽波
    我叫丁小花,是个保姆。学生时代我的理想是考取大学,然后坐在某办公室工作。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的。我没练好作文,在高考这个机会前错失机会。从小学到高中,语老师给我的评语总有“跑题”。为了纠正我写作文跑题的毛病,高中语老师还让我写日记,并要求有标题,锻炼我不能文不对题。我认为老师的教学方法是很有针对性的,可高考时我作文还是跑题了。我反省,这不能怪老师,如果我从小学就养成写日记的习惯,就是跑题,也不会离题太远。所以,现在的家长从小学就给孩子报各种补习班,说是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我觉得是有道理的。我的女儿读小学时我没给她报补习班,那是因为我没钱报补习班,她上了中学后,我咬咬牙也报了。我没能上大学,却延续了写日记的习惯。后来在我当保姆的日子里,我在日记里说说聊聊,就把许多事放下了。写日记还有个好处,不去和旁人说雇主家的闲话,也不会憋得难受。这也是我能在保姆这一行口碑好,不愁没人用的原因之一。 你说没上大学的人多了,你为啥要干这侍候人的活?!我还没说呢,我是个残疾人。自认为能干的,可一往用人单位的框框里套,就被卡住了。不过,国家就是有办法,出台了政策,用人单位雇佣了残疾人,可以减免税费。一些企业觉得有利,也就开始雇佣残疾人,我也因此被雇佣。在吸管厂干过,在糕点厂干过,当过保洁员,开过电梯,……最后我在保姆这行落脚,是因为保姆挣的钱是纯收入,且收入看涨。 起初,和雇主审视的目光相遇,那复杂的眼神从头扫到脚,就像撒了一身的麦芒,后来就坦然了,现在找啥工作不需要面试!我也想通了,不能做花瓶,做个瓦盆也好。养在瓦盆里的花,和插在花瓶里的花相比,简直是寿比南山! 我是有潜质成为花瓶的,一场意外让我成了瓦盆。16岁时,那是正月,我到电影院前排队买票,那时候电影院不多,喜欢看电影的人很多,不知谁说了句电影票快卖完了,一条长龙般的队伍立刻变化了队形,拥到窗口前,扎成一个大肉包。我成了里面的肉馅。又有人来了,挤不进去,就往肉包里扔了几枚大炮仗,好像这样就能炸开一个缺口,有一枚在我的肩头炸响,我的右耳耳膜穿孔,右眼也被炸伤,右眼渐渐失明,外形也发生了变化,两汪深潭般的眼睛干涸了一潭。可我还是爱臭美,太阳镜于是成了我最喜欢的装饰。 在我老公眼里,我就是个美人,这就应了情人眼里出西施。老公说他是一见钟情。他说我活脱脱就是小时候看过的电影《小花》里的小花。比刘晓庆演的小花洋气。我明知这是夸张,可听着就是受用!后来我说老公,你还火车司机呢,眼神,应该不错呀,我戴副太阳镜,你就看不出我一只眼睛有毛病!老公说,介绍人事先和我说了,见到你,要比我想象得好,我就认定你了。 我也很知足,我老公就是个子低点,身体健壮,浓眉大眼,捧着铁饭碗,对我实实在在地好,火车经过哪个城市,老公就带回哪里的小吃,他总要看着我吃,我吃剩下的他再吃。老公说我不用出去工作,去看人家的脸色,他能养家。我过上了安乐的日子……女儿5岁那年,火车到站,老公骑摩托往家赶,夜黑,疲劳驾车,摩托车撞到桥墩,人被甩进河里,没上来。 为了女儿,我没随他走。为了抚养女儿,我得出去工作。我这才体会到居安思危的意思,我后悔饱食终日时,没学一门技能,那段安心做家庭主妇的时光,无师自通的是家务活,这也算是找到了优势,当保姆也算发挥特长。   附录:   201052   今天是我到张老太家的第二天。我是张老太的儿女从家政服务公司雇来的。 昨天上午,张老太的小儿子带我到他母亲家,就走了。午饭前,张老太女儿来了,指点厨房,让我能马上做饭。张老太女儿还提来一保温桶炖猪排骨,她说张老太贫血、血压不稳定、骨质酥松,医生说得增加营养,张老太对女儿说,你不知道我一直吃素吗?你吃吧。女儿说,我单位体检,查出脂肪肝,我不吃。您要不吃,就让小花吃吧。我端着盘清炒油菜,一出厨房,只见张老太两手一起抓,一手一块排骨,正啃得满嘴是油,菜上齐了,张老太也把猪排骨都吃了。 晚饭,张老太没了胃口,我吃的是剩菜,她没说什么。 今早,我按张老太的指示,烧水,给她冲了杯奶茶,张老太没让我给自己也冲杯奶茶。冰箱里有盒装牛奶,张老太不说喝,我也不能喝。张老太吃了面包的一角,拿起一颗煮鸡蛋,摩挲了一遍,放回去了。我见奶茶喝完了,问她要不要再冲一杯?她说不用了。我起身打算推她到阳台看风景晒太阳,可她不走,还那么坐在我对面,目不转睛、聚精会神地盯着我,我被她盯得心里发毛,不敢大口地咀嚼,但我实在是饿了,我顶着张老太急切的目光,顽强地就着开水,吃光了她剩余的大半个面包,我一鼓作气,在桌角敲裂了一颗煮鸡蛋,当我伸手抓第二颗鸡蛋,张老太说话了,你怎么这么能吃!吃多了会发胖,小心也得脂肪肝。我心说,您老抬举我了,脂肪肝也不是谁想得就有条件得的。 可我还是把剩下的这一颗鸡蛋放回碗里,放到冰箱里。 201061 想想这一个月在张老太家,几乎每顿饭都像是和张老太打游击,不然,连肚子都填不饱,我打定主意要走了,要做晚饭了,张老太又照例让我推轮椅,她要跟进厨房,监督我做饭的用料。张老太说夜饭吃多了不好消化,喝点小米粥就行了。按惯例,我要把米袋提到她跟前,由她亲自抓一把米。一把米熬的粥,真叫稀粥!老太太消化功能退化,运动就是让我给她揉肩捏腿,让我推着轮椅在小区里转转,其实运动的是我。我一劳动妇女,哪够!因此,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张老太监督我把米撒进锅里,才放心到客厅看电视,我也才再抓一把米…… 今天是最后一顿晚餐了,我不必再像做贼似的,偷偷摸摸,我光明正大地,从米袋里抓了两把米,淘米,煮粥,我又打开冰箱,冰箱里存货很多,张老太的女儿知道母亲舍不得,一来就提大包小包,把冰箱填满。张老太是冰箱的管理员,平日要用一根葱也要张老太通过。今天我要解放自己!我做了凉拌黄瓜、西红柿炒鸡蛋、肉末冬瓜,还用油煎了馒头片,以往,我要馏一馏馒头,张老太看着蒸锅上冒热气,她直抽气,好像烧得不是天然气,是烧了她的元气。 在厨房忙乎,我有意忽略张老太,饭菜端上桌,我得面对张老太了。她又让我大跌眼镜,她举筷在几个盘子里来回动作,难为张老太了,为了让保姆少吃,自己还得以身作则饿着! 我刷盘洗碗,顺手擦了炊具、操作台,铲子、勺子泛出铮亮的光,陈旧的地砖焕发出原有的光彩……我心说,保姆也是劳动者,为啥就没听说过给保姆评劳动模范呢!要能评,努把力,我也当个劳模,光荣光荣! 张老太很高兴,和我念叨,说明天想去公园……她难道没看出我想离开!我想起张老太和我说的过去,她是怎样靠一个人的工资,省吃俭用,把四个孩子培养成人。那时我就补一句,阿姨,您这是苦尽甘来,您的孩子有出息,对您也孝顺,您真有福气!张老太的脸就笑开了花,层层叠叠的。 其实,老公不在后,那种温饱充裕的生活也去了,不浪费就贯穿了我之后的生活。不用张老太叮嘱,像节水节电这些节能环保还省钱的事,我一向就这样做。可像张老太这种从牙缝里打省,吃的喝的放着,却不吃不喝,真是抠得浪费! 张老太的女儿来了,我和她说我不干了,让她另找人。张老太的女儿很平静,惊讶的是张老太,张老太哭了,开始是小声的抽泣,后来干脆放开了哭,我想劝慰她,又觉得说啥都是白说。张老太的女儿也没去安慰,而是拉我进卧室,关上门,和我说,我妈其实对你很满意,我也不瞒你,以前雇的保姆,就因为我妈抠,干不了几天就嚷嚷着走。有个保姆临走,用床单卷走一大包财物,还留下张纸条:你哄我的肚皮,我哄你的东西!我也知道,这个月让你跟着我妈吃饭,受苦了,我也说过多少回了,老习惯了,改不了。这样吧,以后我每月给你200元的伙食补助,你自己到外边想吃啥买点啥,千万别饿着。我妈辛苦了一辈子,没学会享福,可她是个好人。说着,她塞给我几张钞票,这是这个月的补助,你拿着。我的心肠本就柔软,经不住口头表扬加奖金的鼓励,就又留了下来。 201399 这次见到教授和王阿姨,如果不是我早认识他们,不会相信眼前这对老人退休前是教授、是处长。老了许多,王阿姨坐上了轮椅,一副病态,教授没啥毛病,却也不修边幅,萎顿疲乏。 认识王阿姨老两口是在医院。我陪护张老太住院,和王阿姨一个病房。王阿姨的老伴教授几乎寸步不离守护着王阿姨,病区里的病人和家属说起这老两口,都是羡慕。王阿姨说我就像张老太的女儿,这话很受听。出院前,还互留了联系电话。 因我们社会地位的差距,我没给王阿姨去电话,我想那不过是客套,我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是王阿姨隔三差五给我打的电话,后来,张老太去世,王阿姨就提出让我到她家当保姆,我没谈工钱,就答应了。 我是个眼里有活的人,一进屋,就收拾打扫,王阿姨家三室两厅一厨一卫,装修不像有的有钱人用石膏、木板把房子包起来,让人透不过气。他们家的装修陈设打眼看简单,细看很精巧舒服。王阿姨人也大方,把钱交给我,让我自己看着买菜,我觉得这是信任,为了对得起这份信任,我在菜场精挑细选,讨价还价,拣适合老人吃的菜,在厨房,我也可大显身手,王阿姨老两口对我的厨艺很满意,一顿饭吃下来,其乐融融。我的干劲更足了,一天下来,房间明亮了,阳台晾满了家常衣物…… 王阿姨行动不便,上卫生间教授一个人弄不动,让我晚上就住下,我答应了。我问王阿姨安排我到哪间休息? 王阿姨说让我和她一起睡。我以为王阿姨在家呆久了,太闷,想和我卧谈。可我的脑袋沉甸甸的,一挨枕头就睡了过去,像栽在地里的一株白菜。 第二天早晨,尿急,憋醒了,我起身,一只胳膊没跟着起来,有股力道拉住了。我这才知道我的右手被王阿姨抓着,我一扯,王阿姨也醒了。我赶紧穿衣上卫生间。 第二天,白天的活没头天累,睡前,我已和王阿姨聊了半天,我以为这晚我可以单独睡了。没想到王阿姨还让我和她睡一张床,而且灯一摁灭,她的手就抓紧了我的手。 2013914 我搬着指头算日子,这是第7天了。这几天,白天好过,黑夜难熬啊!白天,我是个自由的保姆,买菜由我,买家居用品,王阿姨也交由我。晚上,我的手就被王阿姨的手抓牢,她的手凉腻腻的,我的手像包了厚厚的肥肉,我的睡眠也被抓走了,失眠的滋味不好受,比干一天活都累。我不再是棵白菜,成了墙头草,一有风吹草动,王阿姨就关心我要干吗?我怀疑王阿姨是猫头鹰转世。 我终于忍不住,当着王阿姨和陈教授,说,教授,我觉得还是您晚上陪王阿姨合适,王阿姨要是想上卫生间,您可以叫我一声,我马上过来,不耽误事的。我和王阿姨一块睡,两人都睡不好。 教授瞧了瞧我,欲言又止的样子。 王阿姨说,小花,不是我不相信你,我这是做好预防工作,预防老陈出轨。 我的脑子肯定短路了,愣愣地看着王阿姨,弄不明白晚上抓着我的手怎么能预防老伴出轨?即使你要把男人别在裤腰带上,那也应该晚上抓着老伴的手才对呀。 王阿姨继续她的思路,让你单独睡一个房间,要是老陈半夜跑到你房间怎么办? 我想说,这不可能吧!可没出口。现在人面兽心的人有的是,王阿姨这么说,是不是真出过这事!? 我还是把自己当做了局外人,王阿姨,晚上我陪您也可以,这样我照顾您也方便。可您用不着一晚上抓着我的手。 王阿姨定定地看着我,像是要把我看穿,我想表现得镇定自若,可被她盯着,不自觉就把眼光转到对面的窗户上了。 王阿姨又开口了,不抓着你,难道你就不会半夜跑到老陈那里?! 我的脑袋嗡嗡作响,像无端又被人扔了几个大炮仗!怪不得人家当处长呢!打破脑袋,我也开发不出这么周密新奇的想法。 我把屁股坐下来,这样可以安定身心,之后我说了许多废话,之所以是废话,是因为我说的没起到作用,我以人格保证也没用,想想我真是自作多情、自以为是,你一个保姆的人格能有多大的分量!王阿姨挽留说,工钱我还可以加。 我这回不能答应,我想我该走了。 2017111 女儿放寒假回来了,这学期女儿就上大三了。我和雇主说妥了,寒假我做好饭,不在雇主家吃饭,我要回家,让女儿也吃上亲妈做的饭。我当保姆后,给女儿做饭,和女儿一起吃饭的时候很少,女儿平日跟着爷爷奶奶,她打小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懂事得让人心疼,这不,她一回家,就做家务,还扮个鬼脸,说,这叫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我说这是老黄历了,我女儿可不用再当保姆了。女儿说,那当然啦!青出于蓝胜于蓝。我毕业后,就创业,开个家政服务公司,我当保姆的老板,您当老板的娘。好,好!我等着当老板的娘!我笑着答应,可没把女儿的话当真。     刘丽波 完稿于2017813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