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心的鸡

朱乃洲
 
    村长家养了几只鸡,这本不是什么稀奇事,在农村几乎家家都养鸡。村长的邻居张三、李四也都养了几只鸡。但不同的是,村长家的鸡总是散养着的,而张三、李四家的鸡都被关在鸡圈里养。 每天天一亮,村长的老婆将就从鸡圈里放出来,边放嘴里还吆喝着把鸡往麦地里赶。那几只鸡好像听得懂主人的话,随着吆喝声,迈着大步高昂着头直往麦地里冲,吃新鲜的麦苗。开始,村长家的鸡吃的是自己家的麦子,但不一会儿,那几只鸡就冲到邻居张三、李四家的麦田里去了。 一回两回,张三、李四和他们的家人倒没有说什么,可青青的麦苗老是被人家的鸡吃,谁的心里也不好受。而且,更叫人生气的是,村长家的鸡吃张三、李四家的麦子特别卖劲,常常将麦苗连根拔起。看着自家的麦苗受损,张三、李四两家怎能不心疼?他们好几次想跟村长和村长的老婆说一声,请他们把鸡关起来养,可每一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因为人家是村长,得有请人家帮忙的时候,只有趁村长家人不在,他们才捡起泥块扔向鸡赶它们走。 有一次,张三的老婆实在是沉不住气,当着村长老婆的面发起狠话,要买老鼠药洒到麦地里。村长的老婆听了这些话,只是将鸡关了两天避避风头,然后又将鸡放了。出了“牢笼”的鸡好像是报复,冲进张三家的麦田里狠狠地饱餐了一顿。 就这样,张三、李四两家常常因为村长家的鸡而闹心。 时光飞逝,村长的任期届满,到了换届选举的日子。村长家的鸡突然就被关了起来。每天晚上,村长还到张三、李四家谈闲拉呱。谈着谈着,就谈到了选举的事情上了。村长希望张三、李四家支持他连任。张三、李四说,都是邻居家边的,怎么能不投他的票呢?到时肯定会支持他。很快就到了选举日子,村长和其他候选人发表过竞选演讲后,村民们就开始投票了。张三、李四庄重地投下了他们家的票。选举结果公布,村长仅以5票之差落选。张三、李四两家刚好有8个有选举权的人口。 当天晚上,张三、李四家响起了一阵长长的鞭炮声。从此,张三、李四家的庄稼地里再也没有出现过卸任村长家的鸡。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