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两首

平川木子
未来 带着圆规旅行 铅笔描绘雪的颜色 直尺回答云有多高 看眼镜里鸟儿飞过 不会悲伤 更不会去喜悦 只有一堆数字 毕竟 那曾是生命的全部   远处 那朵花正在哭泣 他站立着 像一个幽灵 似乎 谁都逃脱不了   这时光同样的报复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