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本善良

朱金华
                                                                                                                               这一向总有几个画面在脑际萦绕,越想淡漠越发清晰,让人不得安宁。 一个父母离异了的蓬松垢面小女孩儿,用粉笔于冰冷水泥地板描摹母亲相貌,头枕在母亲图像胸脯位置卷缩着瘦骨嶙峋身躯酣然入睡。我似曾听到睡梦中声声叹息,心里一阵一阵发紧,眼底不由自主湿润,再也不想目睹这悲惨,可这简短一瞥,却是那样深刻,再也挥抹去。 接着是我在医治颈椎病的时候,同病室一位先生治疗脚踝扭伤,痛苦让他呲牙咧嘴嘘唏不已,其一岁零一个月的儿子在身旁见父亲痛楚之状,跟着一同哭啼,那父子连心场景甚是令人感动,毫无掩饰和做作成分。为了检验孩童真实心理反应,我假装嘘唏呻吟,孩子望着我无动于衷,我让其父假意痛苦呻吟,他跟着又开始啼哭。这个血液里流淌蒙古血统的孩童,我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他那分对亲人抑或熟悉的人怜悯心是和其他不同民族不同国度孩童一样与生俱来。 如今生活水平提高,人们见面不再是“吃了没”,听得最多的是“累”,怎一个忙字了得。忙生计、忙应酬,工作是为了养家糊口,管你端公家饭碗子还是在私营企业里干活儿,能拿到与付出的劳动相适应的报酬也算落得个心里踏实,说什么实现人生价值,只是个冠冕堂皇的说辞,修炼到不计得失已是很高境界哩。疲于应付让人心累,随礼随出了恐惧,最大的受益者不是主东,而是食堂和超市。纷繁的世界让诸多人失却了方向找不到归宿,街对岸压面条铺子说不定保鲜措施是往面疙瘩里兑甲醛,让人吃得提心吊胆,遂与之熟悉,任其笑容可掬,乔装不曾看见,绝少购买。还有熟食店里买回的卤牛肉,咸得难以下咽,虽说躲过了注水骗局,却是盐巴买回个肉价钱。油然回想起十多年前做生意的一个同学,用奸商称谓名副其实,会算计得很,我碰见好几回往出售农副产品里掺假,无非是天麻里穿铁钉、黄豆里边对沙子、木耳上面拌水泥,虽发了点儿小财,购货者从此不再上门,生意做不出去也就罢了,一个意外事故磕破头颅不治而亡,左邻右舍纷纷议论,言说作恶太多上苍报应,冥中之事可不敢妄自推断,英年早逝倒是实情。 前些年兴接班那阵子,我曾发出感叹,认为两种职业不可以接班,那就是医生和教师。医生让外行干,会出人命的。让教师接班,那是明摆着误人子弟贻害一方。我读中学时,体育教师是一所学校烧锅炉工人师傅的接班儿子代课,不晓得是啥文化程度,反正一口流利的河南腔调用讲故事形式替代体育课倒是至今让人不曾遗忘,那津津有味儿的《女篮五号》故事让我现在还能学几段子“当时王必成吓成什么样子呢,抓起来一股爪,放下去一葡挞。要知情况如何,且听下堂课分晓”。热闹是热闹,只是升级其他学校不会广播体操着实出了不少洋相受了很大作难。 如今看来,当时接班政策多亏了持续时间不长,也远不止庸医致命教师误人。我认识几个接班的主儿,有工人也有行政干部,有虚伪到务农的岳父到单位别人问起生生地将老人家指作远房表叔。有个爱吃汤圆的老领导退休,儿子女子一大溜儿,让谁接班掂对再三,可贵的指标给了老二,那自然是两个老人由接班的儿子养活,头疼脑热,过时过节,节骨眼儿上要让姊妹弟兄看出孝顺来,虽心里老大不情愿,大面子上还是过得去。老人家才退休时身体结实硬朗,到了七十岁往上,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还有弄不清的病症渐渐缠上身,儿子显出好多不耐烦来。有年正月到街上买元宵,那时候可不像现在超市里随时能买到,只有正月才能在街市上买到用簸萁滚得元宵。遇见老人家接班的儿子也在买,我问你咋买恁多哩,他说老爷子爱吃,吃伤了就不吃啦。我猜想后半句一定是无意间说溜了嘴儿,看见他脸一下子红到耳朵根部。我与他是乡党,知道他说的“吃伤了”的意思就是“吃腻了”,捉住一样子吃,再可口的吃食也会吃腻烦,何况血糖高不宜甜食,这是安得哪一门子心呐。 祖先三大蒙学之一《三字经》首句便是“人之初,性本善”,后天教育从家长言传身教到学校文化教育再到社会大环境熏染,每一个环节不容小视,不应忽视国学教育。华夏文明源远流长,就拿《三字经》来说,仁、义、诚、敬、孝的要义若能继承发扬,距圣人就不远了……   朱金华,笔名精华。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书协、美协会员,陕西省作家、金融作协、书协、花鸟画研究会会员,商洛诗歌学会、写作学会副会长,《秦岭文化》副主编,供职于陕西商南农商银行。邮编:726300.邮箱:zjh200999@126.com.电话:13991491861.0914-6324130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