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父亲节

朱金华
    在我的观念里,父亲节乃是舶来品,没啥稀罕。据说源于美国,更让人觉着凄惶,一个喜欢指手画脚、建立国家不过两百多年历史的国度里,我掂不出作为父亲应担负起的责任……有说中国有自己的父亲节,起源可上溯到民国时代。我可没那份闲心情翻阅史料稽查考证,其实源于何方起自何处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子女们要对父亲的辛苦付出常怀感恩之心懂得回报”。 平心而论,在这个特殊日子里,今天还是感受到了做为人父的自豪。以往岁月里,每临此日,远方求学的一双儿女总会发来信息祝福快乐祈福安康,我总是不以为然地像对待圣诞节情人节那些乱七八糟节日一样置之一旁不甚理会。今儿个却不同,正午时分,先是收到女儿微信祝福语,紧接着是一曲《父亲》,平时没听过女儿放声歌唱,至多是哼唱。此曲旋律陌生,歌词直抵心窝: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每次离开总是装作轻松的样子/微笑着说回去吧/转身泪湿眼底/多想和从前一样牵你手掌/可是你已不在我身旁/托清风捎去安康/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我愿用我一切换你岁月长留……就连蜗居斗室天天伏案功课的儿子也没忘了子夜发来祝福话语,让人心里一阵一阵发紧,与其说是幸福的慰籍,倒不如说是惭愧的酸楚。 多年来,我始终感到欣慰的是,妻教子有方,我也尽到家长发现孩子特长发展孩子特长的责任,兰州大学——在我心底多么响亮的名字,女儿学成归来,托省城极具影响力的朋友帮助谋了份体面工作,孰料好景不长,分管部门负责人嚷嚷着不晓得是否真是领导说的“裁员”,生性孤僻个性倔强的女儿不善言谈怎会圆滑处世,永远也忘不了孩子电话那头苦苦求助我答应她辞职的请求,就这样把来之不易的工作给撂了,继续着复习功课边临时工作。儿子天分高,具备艺术天赋,在我看来,若攻绘画艺术定会大有建树,可妻以为,男子汉志在四方,该成就一番大事业,绘画乃小道,想走出来也并非易事,当作个业余爱好充实生活还行。儿子曾在我跟前说“要学艺术专业,西安美院我轻而易举就能考取”,我深信孩子不是夸口说大话,他是对艺术自信。为满足孩子母亲愿望,必须压抑孩子想法,我说“若你学艺术专业,给你定的目标是中央美院而非西安美院”。孩子自小听父母话,不曾犟嘴,只淡淡地说“这个世界少了个艺术家”。就这样,儿子在几千里之外的黑龙江大学潜心政治学,冰天雪地极度严寒让打小一见下雪兴高采烈手舞足蹈的儿子从此见到雪花飞舞再不那么亢奋。为求思想进步,参加学校所有活动,就连唱戏这样的活路都积极参与,以至于现在皮箱里还珍藏着舞台上饰演皇帝角色那身儿蟒袍,多上舞台没什么不好,去年毕业典礼压轴的五人小合唱《二十年后再相会》剧照,还真有点儿歌唱演员的范儿。还有享受“国家奖学金”、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优秀班干部”称号等诸多荣誉,别的不说,作为政府管理学院的学生入党,更是优中选优,不光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其他各方面表现要绝对优秀,党员身份的取得,足以显示优良的综合素养。研究生考试本校录取成绩超出录取分数线近40分,教授也曾多次挽留,孩子实在不想再忍受零下几十度的凌冽寒冷,由东北转向西北,决意报考兰大研究生,怎奈英语成绩4分之差将研究生梦想止步在兰州大学门槛外。我知晓儿子学习不曾偏科,唯独英语是弱项,从中考开始到研究生考试,一路晃悠悠险象环生,虽考取县一中,英语成绩差一点拉了后腿,高考若不是英语成绩打击是不会甘心放弃首都求学之旅,就说这研究生考试,也是兰大对英语成绩有专门要求,其他成绩再高又有什么用呢!2016年陕西省公务员考试是个就业好机会,正在是工作是攻读研究生两难境地举棋不定的当头儿,母亲激励孩子先就业,按条件报考选调生,选择了地理条件相对较好距家近邻的丹凤县武关镇镇长助理岗位,以我的想法,主张报在边远镇,曾打电话了解丹凤县招镇长助理岗的几个镇情况,怎奈没能联系上朋友。好在笔试通过,在接近面试的前一个周,黑龙江大学党委齐乐娱乐去学院办理党员转正事宜,为取得好成绩,母亲在西安找了面试培训班,并让孩子通过航空缩减路途往返时间。面试那天,母亲陪伴儿子步入面试地点,费了恁大努力,笔试面试两项成绩相加还是以0.04分微弱劣势无缘就职。紧接着的国家公务员考试,巴望到报名公告出来,喜欢的岗位不够条件,够条件的不喜欢那行业。就这样天天抱着书啃,体形渐渐肥胖,运动场上不见踪影,照现在的情形,我看大学体育委员这头衔也不见得称职,曾与篮球形影相吊的印象在记忆里渐渐模糊。唉,可怜的孩子! 难道这是宿命?倏忽间,觉着未能给子女创造良好条件,身为父亲深感愧疚,好在曾与读中学时的儿子有过提示“奖(乳名),若你读罢大学回来指望老子给你找工作,那你的大学算是白上啦。帮你谋个职业不难,但注定要在小地方卑微……”。我不再自信身为父母对孩子未来的选择,可又返回来想想,身边那些走上工作岗位的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研究生,还有通过不断努力晋升的博士生,有几个有幸能使所学专业与从事的职业对口呢,法律专业研究生不也在数字表格里实现人生价值嘛,机械自动化研究生不正在撰写信贷业务报告绞尽脑汁苦思冥想…… 我不贸然评论教育体制改革的成败,也不去抱怨自身命运不济,看到故乡山民为让娃跳出农门外出务工尝尽艰辛供应到大学毕业娃又卷起铺盖随爹一道去矿上挖煤淘金挣钱还债的佝偻背影,也目睹过自以为翅膀硬了出息了的大老爷们儿对父母的苛刻算计…… 作为长辈,母亲最伟大。就拿我家的情况看,从孩子的洗浆补连到一日三餐,从襁褓里哺育到大学汇寄生活费,哪一件不是妻子默默操劳呢。从学前班上下学接送到如今就业陪考,有母亲的陪伴,孩儿们气定神闲,这也难怪远在远方的孩子们打电话给母亲说话多与父亲交流少。就拿孩子外公来说,前天还在抱怨手机坏了无人问津,又自嘲说要手机只是个摆设,有哪个往进打呢。 是呀,岳父退休赋闲在家,子孙满堂。如今,耳朵有些背,闲暇时于宣纸上作画,要么抱台收音播放机山路上转悠,收听新闻播放戏曲,倒也快活,可身在远方为学业为生计奔波忙碌的亲人有几个记挂老人呢。儿子听说外公手机坏了,赶紧从网上买了部飞利浦E220硬朗黑色手机准备捎回老家。 我心里默记着,再不会让老人家掌上手机成为一种摆设,隔三差五向老人请安。特别提醒自己,明年父亲节来临,孩儿们为我祝福的时候,一定不会忘记为老人家问候祈福。   朱金华,笔名精华。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书协、美协会员,陕西省作协、金融作协、花鸟画研究会、书协会员,供职于陕西商南农商银行,《秦岭文化》副主编。电话13991491861.邮箱zjh200999@126.com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