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管理0403班 党毅
  车在一直向前,向前,如被路牵着行进。窗外滑过的风景依稀模糊,一切都在快速的向身后飞退,桃园——渐渐地远去。   车一路向南驰去,楼群变得越发稀疏了,视野却随之变得开阔起来。弥漫的晨雾尚未散去,车外四野仍是雾蒙蒙的一片。同车的朋友指着远处说,快看,终南山,我心中不禁一动。薄雾后那跃出地平线、伟岸影绰的山岭,难道就是我心仪已久却未曾谋面的终南山?车渐行渐近,山势已依稀可见。太阳将它长长的影子投射在广阔的关中平原上。眼前这郁郁葱葱的群山,就是王维以为近天都的太乙山,孟浩然吟念不忘的终南山。时空跨越千年,我在这晨雾将散的时刻也来到了这里,这是关中平原边上一条巍巍耸立却又不乏清秀的山系。桃园所在的大唐群贤坊、长安街,曾是大唐繁华、喧闹的政治经济中心,那里曾是上官婉儿,石氏贵族的深宅大院,有过多少紫衣肥马盛大出游的景况,也充斥着宫延的密谋与贵族的辛酸。而眼前这终南山,也曾被人们宣称征服过,如今那些征服者已化作一堆荒家,而在这里散落在碑刻、题记、寺院,分明昭示着儒、道、释三教曾经交相辉映的盛况。老子曾在此留下洋洋洒洒道德五千言,骑青牛出函谷,从此一骑轻尘不知所踪;闻名海内的香积寺是净土宗的祖庭,兴教寺埋葬着唯识宗的集大成者玄奘法师,更有禅宗、密宗的寺院坐落山中;陶渊明、杜甫、李白、王维、孟浩然都曾留下咏终南山的诗篇,更不计古今多少善男信女、文人骚客曾在此留下追忆、游览的脚印。   车从干道拐向一条乡间便道,两边的葡萄园一直延伸到尽头,校园就在前方。奔腾的沣河在此一个大拐弯,由东向西往北再折向东而去,河面由窄变宽如一个喇叭口,河水由激荡而变的平和,在湾处冲出了一片沃野,河床被日渐抬高,河湾就成了连片的水田和湿地。夏季时节这里麦浪随风起伏,成群的水鸟在大地上忽起忽落。一方方鱼塘连着麦田和村庄,在这关中平原上突显出一幅小江南的景象。新起的校园就宛若一个初生的婴儿,被沣河环在胸前的一方福地中。终南山在稍远处矗立着,冬日的松柏使它越发显得冷峻。挺立的山势如位老父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的变化,既关爱又不乏克制。我的新校园在这山水环绕,顾盼流水间慢慢的舒展着身姿。每当天高云淡、雾气散尽之时,天空瓦蓝瓦蓝的,南山如一条巨龙横卧,走在校园中不经意间抬头,顿生陶翁悠然之思。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而我们竟处在这山水福地,两者兼得,真其幸也!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