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动的笔杆

——缅怀张季鸾先生有感
新闻0803班 马玥
  记得选择新闻专业时,我并没有太多的理解和选择动机,只是凭着自己单纯的喜欢和感兴趣而已。而今,随着专业课程学习的渐渐深入,愈来愈感觉到做一名出色的新闻人,并不像自己所想象的那么轻松。因为,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在对待某一事件和人物时,你必须站在客观的立场上,敢于报道,并且不能带有自己的私人情感,否则,新闻就在大众面前失去了它的真实性。能做到这一点的新闻人并不是很多,而新闻先驱——张季鸾先生却是其中一个。   初知张季鸾先生,是在新闻专业课的课堂上。由于时间紧迫,老师只是淡淡的一提,让我们在课堂之外多多了解。而真正使我对他有所深入了解的,便是在为“记者节”做准备工作之时。我惊讶于先生一生正直、客观的报人风格,也深刻感觉到自己的愚昧无知。作为新一代新闻工作者的后发队员,我竟然连新闻界这一位宗师级的人物都不知晓,怎能不心生愧疚呢?张季鸾先生的祖籍是陕西榆林。作为他的同乡,我感到自豪。他的身体里流动的是陕北汉子热情正直的血液,涌动的是一腔忧国忧民的豪情。正因为如此,他和他的朋友们才在办报活动中,始终坚持对时局进行尽可能公正的报道和评论,令国人乃至世界各地人士为之折服。   先生是通过笔杆起家的,所以他的生命里永远离不开那一支舞动的笔杆。他敢怒、敢言,从不畏惧权势。当所有人都为袁世凯的独裁感到愤慨、为宋教仁的遇刺而痛心,却没有人敢站出来反抗时,只有他——张季鸾先生。通过多方打探而知晓了内幕,他愤然拿起笔,在第一时间向世人揭露袁世凯的卑劣行为。由于得罪权势,他被捕入狱,后经友人搭救,才免受长期的折磨。这样一位手无寸铁,只会舞动笔杆的报人却勇于向军事政治发起“进攻”,以自己犀利酣畅的文笔诠释着报人应有的精神。   在先生主持《大公报》的十余年里,《大公报》从平凡普通的报纸逐渐成为举国乃至举世闻名的报纸,并频繁获得了西方的各种奖项,成为当时可以与世界知名报纸《泰晤士报》相提并论的东方报纸。这种情况的形成,与先生的笔杆是密不可分的。他始终坚持“四不”主义办报方针——不党,不卖,不私,不盲。把新闻的客观真实当作报纸的生命;把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当作自己的人生信条。先生不畏权势,不允许《大公报》为任何一方政党招兵买马,坚持中立,却赢得了毛泽东、蒋介石等人的一致青睐。细数其中缘由,应该与先生的办报思想有关吧。因为坚持了人格就坚持了报格,更坚持了人民大众对报纸的信任。以此看来,先生被誉为“报界宗师”,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今年,我有幸跟随校报学生记者团在记者节扫墓活动中,亲眼目睹了先生的墓碑,并奉上自己的哀思。先生的长眠之处,就如同他简朴的一生,平凡却不平庸。虽然拥有各种光鲜称号,却从不骄傲,始终坚守自己的人格和报格,不卑不亢,为百姓利益和国家大事而常年奔走,挥舞着自己的笔杆,与祸害民生的枪杆作激烈的斗争。在先生的墓碑上,赫然刻着周恩来等对其的祭文:忠于所事,不屈不挠,三十年笔墨生涯,树立起报人楷模;病已及身,忽轻忽重,四五月杖鞋失次,消磨了国士精神。祭文工整,情见乎词,字里行间表达了对张季鸾先生的热情赞扬和客观公允的评价。   先生的光辉历史会被后人铭记于心,而先生的报人精神,则会被后辈新闻人继承并发扬。我们将追随先生的足迹,继续挥舞先生手中的笔杆,为新闻行业的发展尽我们最大的努力。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