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初霁

国贸0703班 雒鑫
  人常说: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也的确,在这秦岭终南山下住的久了,初到的新鲜感渐渐褪去,约三五好友游乐山水的雅兴也慢慢被每日繁琐的功课代替。我虽然依着终南山,傍着沣河水,有着陶老先生东篱采菊见南山的自然条件,可是我怎么也没有他那份悠然,终南与我终是可望而不可及。   车行在210国道,初夏的道路两旁铺满了墨绿色麦田和金黄的油菜田织成的格子方布,赏心而悦目,我将独自去赴一个和终南的约会,雨后初雯的终南是位沐浴更衣的仙子,白云做衣裳,青霭为罗帐,含羞带媚的等我赴约。终南山,古长安城南秦岭山脉的中段,取在天之终,首都之南的意思,故名“终南”,关中河山有二,以终南为最盛,而我此行要看的便是最盛的山水。终南千峰耸峙,以楼观最为有名,而我此刻就踏在楼观台的青石上,青石板铺就的小路随着山势千转百回,没入云端。头顶上参天古木林深树密,清荫蔽目,脚底被无数游人走过的青石光滑温润,偶有不知名的小虫顽皮爬过,避过这些可爱的小生灵踏阶而上。山路时而狭窄时而开阔,时而平缓时而陡峭。站在半山腰的一处平台上歇息,抬眼望去,秦岭葱郁如黛,沣河清澈如眸,再远眺,西边的草堂古寺自觉氤氯一体,而南高冠瀑布似闻涛声依稀。我不禁感叹,坐此楼观台,真是偕情俱住,心底里忽觉得一片海阔天空啊!   拾台而上,不知不觉间寒意而立。再低头,脚底的坐处早已是被云海弥漫了。波澜起伏的壮阔低处的峰头而起,浮云不断地升腾变化,近处的数点青峰成了云海中半沉半浮的岛屿,雾霭似细软的绸带在山峰间缠绕。突然间想起了那部经典的《新白娘子传奇》,白蛇幻化成娇美的女子来到人世间,那一幕竟与此般相似。只可惜我今日赴约匆忙,没有带上一把油纸伞,要不也可以巧遇一段良缘。转而又想,倘若许仙与白娘子的爱情不是发生在那春雨如烟、柳如绵的西子湖畔,而是在这浓墨重彩,苍苍苒苒的秦岭终南;倘若他们的相遇不是在那西湖美景三月天的断桥,而是在这空谷幽深,云开雨霁的终南,那一定会托其鸿福,恩爱终老,寿比南山的。风过,顷刻间浮云再次变化升腾,大有辛弃疾“回首叫云飞风起”的气概,又想到了王维《终南山》里的几句,“……,白云回望合,青霞入看无,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突然间觉得诗比画好,如今日这终南云雨,应是山色有无中难以水墨渲染的。   千年等一回,关于爱情,完美而传奇的演绎。而在我觉得吧,值得千年等一回的并不只是爱情,还有那片醉迷于你我,拨动过心弦的风景。那些铅华洗尽而妙手偶得的文字,那份恬然自若,豁达开阔的心情。在这净手碾墨,为君作幅“终南初雯”,邀君共赏吧。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