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最美的王妃

新闻0702班 刘雯
  她曾是20世纪最美的王妃,有最浪漫的童话婚姻,是最受人尊敬的慈善家,最受追捧的王室贵族。   她就是戴安娜,高贵典雅,与查尔斯王子蒂结成为夫妇,自从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她身上汇聚了万千女性的优点,她的风华月貌,她的美丽性感,她的智慧才干,足已使她成为上帝爱抚过的天使。然而,一个女人的归宿终究是她幸福的转折,戴安娜终是在幸福的路口迷失了方向。   李延年曾唱:“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她的美丽风采被世人推向童话的巅峰,绝代的佳人始终会被发现,全世界的人给予她最美的祝福。然而美丽终与哀愁相伴相生,如彗星般炫目而凄美,如昙花般绝世而短暂。生与死,美丽与哀愁,荣耀与痛苦,光彩与丑闻,童话与现实,终于在这场天作之和的婚姻中走上至高的孤独的看台,找不到自己的方向。   查尔斯与戴安娜,本来是天上人间绝配的一对名字,却因世间的种种将最理想的童话彻底击碎。人们应该看到:即使童话也只得活在现实生活中。他们两个人是完全属于两个世界的人。一个是严肃古板,另一个则是无拘无束、天真活泼。查尔斯酷爱古典音乐、歌剧,而戴安娜则做着跳芭蕾的美梦,戴着耳机听流行音乐;查尔斯热衷于马背上的运动,冬天打猎,夏天马球,而戴安娜则喜欢网球;查尔斯性格内向、爱好静静坐下来,阅读心理学或历史学书籍,而戴安娜则热情外向,愿意与人交往接触交谈。如果他们真心相爱,倒也可以成就美满婚姻。只可惜,他们的地位、身份决定了他们之间的沟壑很难填平。一刹那的感动可以成就一段婚姻,但成就不了一辈子的幸福。   戴安娜嫁给了查尔斯,还嫁给了王室所有的规章教条。她只是一个平民的女孩,一个不懂规矩的灰姑娘,而王室的一切必须把人雕琢成一个亦步亦趋的玩偶。戴安娜的悲哀在于她不该热情外露,不该崇尚张扬自我,不该没有等级观念。她本应该懂得王室仅仅需要的是一个漂亮、庄重、内敛柔和的王妃。而戴安娜接受的种种礼仪制度,教会教条,改变了暂时的生活环境,却始终改变不了心态。她不懂得孤独、距离与保持身份的密切关系。   美丽与脆弱,红与黑转身即为对立面,戴安娜太美了,她的高贵美丽,令人望尘莫及。她那精致完美的笑容成了英国绝无仅有的宝藏,她的每一件时装都高贵、华丽,独一无二;她的发型和妆容永远恰到好处,她被评为20世纪最具美丽和最具衣着品位的女性两项荣誉。媒体把她的美丽与风采向世人传播,从深宫教条的王室向纷繁迷乱的世界传播,全世界为她的风采倾倒。然而她越是变得光彩夺目,也就越是没有安全感;世界越是疯狂地为她欢呼,人们越是想伸出手触摸到她,她的丈夫也就越是加快离去的脚步。她越是想引起他的注意,也就把他推得越远。   在这些光鲜亮丽的外表下,她同样有一颗天使的爱心。她天生与残疾沟通,与他们建立亲密的联系,她与教会人士一起探访流浪汉收容所,她和艾滋病人握手,并不顾劳累和身份照顾艾滋病朋友艾德里安,她参加红十字会组织的非洲安哥拉之旅,亲自踏进地雷区视察,她为贫困者募捐,她参与150多项慈善活动,担任百余个慈善机构的赞助人或主席。戴安娜在慈善事业上的号召力至今无人能及。   然而美丽总与哀愁相辅相成。她令人羡慕的童话婚姻破灭成灰,当童话不再,爱人与她貌合神离时,她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需要新的感情来证明自己是不该被遗弃的,她需要爱情来证明自己是美丽和有价值的,是有魅力的好女人。追逐爱情的王妃之间成了“丑闻”代名词。各种有关她的私生活报道纷繁踏来。一面是她纯美高贵的身份,一面是她背离王室的事件,美丽与丑陋相交融生长。媒体就像捕获到一块巨大的蛋糕,垂涎不已,苦苦追寻。   其实她只是想过的幸福。然而一个女人至高而卑微的祈求不过是一个男人的一生相守。戴安娜更需要这份恒定的归属感。当爱情的面具已成碎片,她最终毅然放弃王妃的权位,做回一个普通的女子。她要寻求的只是一份万千缘分中属于自己的一次回眸。   戴安娜奔向了一条天堂的深渊。缤纷落尽之后,一生命戛然而止,怅然若失之外,这或许是她芳华背后最好的归宿。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