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日子

汉文0501班 赵朝辉
庙会   在农村,除了过年,就数庙会最为热闹了。   庙会是从什么时候兴起的,我无从知道。但我想应该是有很久远的历史了。祖祖辈辈的乡下人都把它看成是一种风俗和传统沿袭下来。随着农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庙会的形式和内容也变得更加丰富多彩。   小时候庙会虽然热闹,但集市却并不大。街上商贩们叫卖的商品也很有限,大多以农具为主,再就是些锅碗瓢盆之类的日用商品。到亲戚家赶庙会的人们也只是从街上炸果子的地方称上五斤或者多一点的果子,家庭好点儿的人家才去供销社买箱点心或方便面。那时的庙会人们过得很实际,几乎没有享受性质的消费,但即便是这样的庙会,一年也是不敢多过的,就像我们那里,一年只有两次。   如今,农村的生活条件和水平都好了,庙会也就越过越大。头几天,街上商贩的叫卖声就已经混成一片,集市上的物品琳琅满目,想买到什么都不是难事。而且,农具的数量在减小,而一些方便村民生活的消费品则大受欢迎。街上再也看不到冒着浓烟炸果子的三马车,走亲戚赶庙会的人们手中的礼品都换成了包装精美的饮料或味道好营养高的点心,方便面摆在路边都很少有人问津。人们上集购物已经很舍得为自己和家人花钱,买身换季的衣服,买套高级的茶具等等。不得不承认,农民手里确实是有钱了。我希望农村的生活越过越好,农民的钱包越来越鼓。 嫁娶   小时候特别喜欢看人家娶媳妇,说不出为什么,只觉得那个时候全村老少的脸上都是笑,热闹得整个村子像一个大家庭一样。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娶媳妇其实没什么排场,大清早男方就安排人坐上几辆三马车到新娘家送嫁妆。当然,嫁妆也很简陋,黑白电视机、洗衣机、缝纫机是大件,其它的都是些日常用品。临近中午的时候新郎到新娘家迎亲,鼓乐齐奏,鞭炮齐鸣,新郎骑着新买的自行车行驶在车队最前面,向目的地前进。农村有个习俗,新郎迎亲,到了新娘家要在脸上抹黑,而且抹得越多越好。这个习俗就是到了现在也没有改变。   我已经忘了那种旧的新婚方式是在什么时候改变的。但我发现眼下农村年轻人成亲排场越来越大,说法和讲究也越来越多。现在送嫁妆、迎亲时的交通工具全部换成了汽车,而且数量越来越多,档次越来越高。结婚前,新郎要给新娘买金项链、金耳环、金戒指,而且聘礼也越来越丰厚,彩电、空调、电冰箱、沙发、摩托、音响一样也少不了。就是这样,结婚时,男方还必须要盖新房,什么说法我不清楚,但这已经成为一个普遍现象了。   我不太理解农村人结婚为什么要拼了命的要面子、讲排场,只知道为了结那一次风光体面的婚,家里的情况要紧张好几年。 丧葬   乡下人讲究入土为安,人死了,就一定要选块好的坟地,风光大葬,既是对死者的尊重和告慰,又能福荫子孙。按说这样办丧事一举两得,无可厚非。但农村人都知道,这样的葬礼虽然能得来街坊四邻的称孝,可花销却是极大。   按照农村的规矩,人死后,要在家里停放几天。在这期间,孝子贤孙们昼夜守护在灵前,答谢前来拜祭的亲朋好友。灵棚搭好以后,还要把灵移到街上的灵棚内,灵棚两边摆着花圈以及纸糊的各种物件。晚上的时候,灵棚外面更是热闹非凡,有歌舞团、有吹手班子,家里条件好的还要为先人唱上两台大戏,以表孝顺和追念。到了葬期,景象就更为“壮观”,军乐队前头开路,吹手班子紧随其后,中间隔出一段距离,再后面就是穿着孝衣戴着孝帽的哭丧队伍,炮声一响,哭喊声震耳欲聋,街上看热闹的人挤得满满的,议论着哪一个孝子贤孙的哭声最为哀恸。送葬队伍走街串巷后到达坟地,待到棺材一入坟穴,就须回去,这好像也是有什么说法,我不甚明白。   近几年,农村实行了殡葬改革,不再允许人们花那么多钱办丧事,也不允许占用耕地。这样做好不好,我不敢贸然地说什么,我也是个农民出身,我也有自己的父母,也希望在他们百年之后可以入土为安。不过现在,我最希望的是他们能健健康康地活着。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