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校网站 中国散文网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齐乐娱乐 > 同学园地 > 征文专栏 > “青之声”大赛征文

浴火重生

汉文1603 陶婕
  这个老城又迎来了一个它的秋天,树叶在经历了一个夜晚的狂风呼啸后,从枝头窸窸窣窣地掉落了,落在了穿城的小溪里,落在了铺满青石板的小路上。   城里的老人们,相互搀扶着,去送那个随叶子一起掉落在寒风里的姑娘最后一程。   他们脚底小路旁的微型世界里,一群蚂蚁忙碌着建设自己的新家园,为牺牲的勇士,为幸福的信念。   “所有士兵听我指令,分为三队,我们要以最快的速度收集过冬的粮食,保证我们安全度过这个冬天,都听明白了吗?”“是,长官大人。”在指挥台下整装待发的蚁兵,斗志昂扬。他们兵分三路,快速向蚁穴外移动,朝着目标进发。   蚁族通过动乱,终于建立了新的“社会制度”。他们反抗了一直以来的压迫与奴役,真正的成了自己王国的主人。重新修订的“法律”,重新规划的“土地”。蚁族的士兵在战火中迅速成长,共同承担起维护地下王国的责任。无怨无悔。   “这手气真是背死了。”一个穿着深蓝绸子衣的中年妇女骂骂咧咧的踏进了自家门,最近打牌一直输,便宜了隔壁那个老太婆。她揉了揉肚子,看了看日头,是时候吃饭了,拔腿就往厨房走。   “金凤凰,你给我去哪了,我不在家就去疯玩了,饭都不做,是不是想着把我饿死,就可以不用伺候了,想得真美,不可能。你老子扔下你去外面享福,我给你吃住,你就得听我的,一天不收拾你,就给我上天了,嗯。”那个女人看着连炉子都没烧的厨房,几天里积攒的情绪,如同夜晚的潮汐,一次次冲击海岸,愈加强烈。   她顺手提起墙角的扫帚,出了厨房,房门在墙上啪的一声响。院子里的姑娘,背着一筐子的木柴,双手轻轻的捏着发黄的衬衣衣角,露水打湿的头发被树枝挂的毛哄哄的。她刚刚回来就听到了妈妈的大叫,站在了院子里不知所措。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木柴噼里啪啦的敲在青石板上,筐子被姑娘倒在地上的身子压弯了藤条。她水灵的眼睛痛苦的纠结在一起,干裂苍白的嘴唇紧抿,瘦小的身躯缩了起来。可女人并不满足,又向小姑娘打去。边打边兴奋的大叫,“你以为你真的是金凤凰啊,简直是笑话,还是当你这个山村里的麻雀吧,无论你怎样,都逃不出去了,哈哈。”   “报告王后,粮食储备小队已经出发,据各队汇报,目前进展顺利。”“好,继续努力,我们等他们更多的好消息。”蚁穴里,蚁蛹在静静的成长,他们将是这个王国,生息的开始。王后站在高台上,眼睛平静的看着下面匆忙的子民,会心一笑。   没有人会知道,这个崭新王国的建立,用光了她之前的所有幸福,所以她之后的幸福,就靠她的子民了。   “母后,我们一定要去压迫,奴役他们吗?我们可以……”“住嘴,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母后这样只是希望……好了,乖乖的,母后不应该对你如此凶的。我们去看看你最爱的花,走吧,不想了,嗯。”“哦,好。”那这样,我应该怎么选择呢,母后。   “公主,你需要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什么时候进攻。”“再等等,母后最近比较警惕,我需要先安稳她的心。”“明白了,公主,那臣先告退。”真的,我真的必须这么做吗?母后,这两者里,我真的只能抛弃你吗?蚁族的大将军退下后,强装起来的架子,轰然倒塌。   “母后,听说西边那个湖里的荷花开了很久了,一定特别好看,陪我去吧,好吗,母后。”“好好好,一切都听你的。”“母后真好,那我就去准备了,就明天早上。”公主转身,果断,决绝,最后她还是选择抛弃自己的母亲。她的母后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缓缓的笑了。   “禀告王后,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完全听从公主的安排。”“好,明天我们就陪她好好的演一场大戏。”“王后,一定要这样做吗?会不会太残忍了。”“我必须这样。”“好的,王后。”孩子,我的孩子,原谅母亲吧!   第二天的清晨,露水还没有开始它的旅程,一个母亲和她的孩子,开始了她们生命最后交集的路程。   青石板好冰冷,就如同它呼唤的秋天。那青石板上卷曲的身子,看上去更像枯黄弯曲了的叶子。女人走了,是夺门而出,是落荒而逃。   妈妈,我不怪你,不要逃。小姑娘挣扎着站了起来,想要追出去,却发现自己的腿受了伤,只能看着她的妈妈跑远。她拾捡木柴,一瘸一拐的去了厨房。她要去做饭,给她的妈妈。   城里的老人都说,这个女人不值得来这儿。确实不值得,出生名门,饱读诗书。一个好好的大家闺秀,怎么就来了这里。   因为相爱,并且热烈。   “你和他走了,就再也不要踏进这个家里,我从此以后没有你这个女儿。”她父亲的威胁没能留住她,她决然的踏出了家门,将不舍与痛苦抛在脑后。   两个人在这个青山绿水的地方生活,没有多么富足,只是有对方。不久,他们的孩子出生了。他们让小姑娘叫金凤凰。她的爸爸希望她可以像凤凰一样,飞出这座城,去看看外面的大世界。以为这幸福的生活将会一直下去。可是当他知道她被她的父亲赶了出来,知道她再也回不去了,他的第一个反映,是一个深深的叹息。   原来,他是因为她们家的地位,他是因为她们家的钱。原来,他从来没有因为她。最后,无论她多么歇斯底里的咆哮,多么低声下气的哀求,还是被抛下了,和她的那个寄于了无限期望的孩子。   在一个灿烂的夏天,她疯了。   “孩子,当你看到这封信时,就知道自己长大了。原谅我,这个自私的人。不要内疚,更不要自责。这一切,都是母亲给你挖的陷阱,是母亲同意你造反,是母亲支持你造反。你的决定,是我看到过的,最好的决定。我们国家的政治动乱,只维持着表面的平定安宁,我需要改变这个体制,创造一个崭新的王国。我无能为力,只好靠你了。我们既然只能活一个,那就请你好好活着。——爱你的母亲”   当这个王国的新王后,看到她母亲留给她的最后一封信时,再也控制不住这自我麻痹的情感,蜷缩在旧时母亲的床上,低声的啜泣。   慢慢的,哭泣声停止了,新王后渐渐的沉浸在梦里。在梦中看到最爱的湖里有几朵凋零的荷花,夏季慢慢的走远了,湖边还剩几分生机?而自己把刀插进母亲的胸膛,不带一秒的犹豫。抬头,只看到母亲笑了,一种对她宠溺的笑。   母亲,女儿一定建立繁荣的王国,为我们的子民,也为你。   太阳偏西了,小城里家家户户都升起了炊烟,在寒风肆虐的天气里,给远归的行人一点温暖与期待。饭菜都出锅了,女人还是没回来。   “小蚂蚁,秋天到了,你们也开始忙碌了呢,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小姑娘轻轻打扫着厨房的地面,在蚁群旁边划了过去。   既然都辛苦的活着,那我们就相互体谅,相互善良的对待。   炉子烧的很旺盛,干柴窃窃私语着企图跳出包围圈。她的伤口愈发的疼痛,但被内心的焦急淡淡的掩盖。桌子上摆放好了整齐的碗筷,炉子旁的锅里,飘来淡淡的香气。等她妈妈回来的时光里,劳累了一天的小姑娘终于抵不住困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白天在秋这个季节里变矮了,被一点一点压榨进冬天里去了。天地之间不知第几千幕戏落下帷幕,后台却怎么都不肯安宁。   “报告王后,我们被火包围了。”王后从睡梦中惊醒,听到了士卫的禀报,立刻起身,前往高台。“大家安静,我们要沉着应对。”民众听到王后的声音后渐渐的平息了争吵。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你如此年轻。”一个蚁族长者发出了质疑的声音。台低下的民众又开始窃窃私语。“就凭我建立了这样一个新的王国,我亲手推翻了过去压迫你们的统治,开创了现在自由安定的生活,我可以做到这样,也希望你们继续相信我,好吗?”   蚁族民众沉默了,这个新王后真的做到了她所说的,现在忙忙碌碌平平淡淡的生活,是之前怎么都无法企及的。   “好,我们就听你的。”台底下发出了一个声音,接着就是一片同意声。“好,如果各位听我的,那我就说说我的想法,我们肯定不能全部活着出去,如果我们就这样冲进火海,只会是全军覆没。”台下静悄悄的。王后深深的叹息说到,“我们可以围成一个大球滚出去,但是我们需要勇士,做最外层。而这最外层,没有生还的希望。”   所有的蚂蚁都沉默了,谁都不想死,谁都希望活。“我去,”那个先前说话的长者冷静的说,“反正活了这么久了,是需要做点贡献了。”在他的号召下,更多的蚂蚁来到了外层,蚂蚁们迅速组织了队伍,在他们围成的大球里,有还未看到世界的蚁卵。   “三,二,一,出发。”他们带着生的希望,飞速的冲向火海,最外层的蚂蚁们被火烧的劈哩叭啦的响,传来一股浓浓的烧焦味。里面的蚂蚁们也时刻准备着,当空缺出现时及时补上。在蚁球将要坍塌时,他们冲出了火场,到达了成功的彼岸。   “救命啊,救命。”小姑娘被困在了火场。在她睡着的时间里,炉子里的木柴将火星溅了出来,在这都是木制家具的屋子里引发了大火。当小姑娘醒来时,大火已经不可控制,无论她怎么努力的用水泼,火还是燃烧着,变得更大。   一时之间,火光冲天,印红了黑漆漆的夜空,也惊动了左邻右舍。他们都来帮助小姑娘灭火,从房顶到门口,再到屋子里……还是迟了,在大火的浓烟里,睡在了角落里。   而她的旁边就是她关照过的蚂蚁窝。   小城迎来了一场雪,冬天里的第一场雪。茫茫白雪掩盖了树林地面的枯草,只留下了光秃秃的树枝。那个女人,小姑娘的妈妈,靠在小姑娘父亲的墓碑上,喃喃自语,“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咱们的小凤凰,去看外面的世界了,是吧!”
最后更新
  1. 秋悲凉,雪忧伤
  2. 我不认识你
  3. 浴火重生
  4. 在远方
  5. 冰心玉壶,文人寄怀
  6. 深巷里的枪声
  7. 一群人
  8. 冰岛鱼缸
热门点击
  • 秋悲凉,雪忧伤
  • 我不认识你
  • 冰心玉壶,文人寄怀
  • 在远方
  • 浴火重生
  • 冰岛鱼缸
  • 少城主
  • 一群人

  •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