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校网站 中国散文网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齐乐娱乐 > 同学园地 > 文学艺术 > 生活写真

青春

播主1503班 邢良永
   窗外的阳光很好,下午时分,细碎的阳光穿透了教室周围的梧桐树叶零零散散的照射在了赵晓磊的身上,让他通体生寒的身体有了一点点的温暖。   赵晓磊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成为施暴的一方。   “砰!”的一声,赵晓磊的头上就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这股疼痛把他从刚才的美梦中唤醒了过来,如果可以的话他更希望就这样一直沉浸在那个不算好也不算坏的美梦中就此了结。   “如果,这样一辈子都不醒过来就好了。”只是不断敲击着他脑袋的圆柱形书本提醒着他,再怎么样的梦境终究是一场梦境,他还是要面对现实的。   在赵晓磊的课桌前面是一个长得很是清秀的小男孩,明眉皓齿宛若一个女孩一样好看,白净的脸蛋上挂着与这个年龄段丝毫不相符合的冷静或者说是阴鸷,高挺而又小巧的鼻梁上挂着一副有些磨损的眼睛,不太高的身体已经有了健美身形,但修长的四肢在这样有些矮小的身体上却有一些怪异的感觉,那条修长的手臂上有一本已经卷成了圆柱形状的书本,书本不是很厚,但是卷成圆柱形状之后打起人来却不是一般的疼。   “刘……刘权,怎……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情吗?”看赵晓磊的表现应该站在他身前的就是那个叫做刘权的男生了,那个面容清秀的小男孩听了这样一句很平常的话眉头却是一挑,刚想说些什么,但是脸上的阴鸷却在一瞬间如同冬雪遇见春风一样融化了个干净,只剩下一丝让人看上去心生干净的笑容。   “没什么,只不过是这道题不是很会,所以想过来问问你。”赵晓磊知道,应该就是刚才从自己班门口路过的那个身影稍微拯救了自己一下,刘权刻意把声音放大了,让很多人都可以听见,这个很多人自然也就包括了那个在门口停驻了一下脚步的身影。   身影刚过,赵晓磊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到底是谁,也只能是他了,自己唯一的一个朋友——何宇轩,无论是这个校园还是这座名为锦城的城市,那个唯一的朋友。   心中一丝遗憾和轻松同时出现,让赵晓磊还没分辨清楚那是一种庆幸还是遗憾的时候,他就已经先开口了。   “刘……刘哥,您有什么事情吗?”这样说着赵晓磊慌忙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连忙摇头,结结巴巴的说道,只是他的声音很小,而且在他起身的时候,他那一双很大但是一点神采都没有的眼睛不自觉的向前瞟了一眼。   “呦呵,这是瞧不上我呢?还是不稀的跟我说话一样,这怎么说起话来还结巴了呢?”刘权的声音伴随着不住戳着赵晓磊胸口的书本的感觉,混杂成了一种难以下咽的恶心食物,而赵晓磊还不得不把这道已经放到桌子上的菜肴给吃下去,前面的姑娘似乎有了一点要转头的迹象了。   “不行!一定不能让她看到自己这副样子。”   不过还是没来得及,刘权似乎天生就是一个为了群众而生的人物,最后一句话很是阴阳怪气,成功让前面那些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零食和辣条上的女生们回过了头,“她没回头,真是太幸运了。”赵晓磊心中放下了一块儿石头。   “没有没有,刘哥,您有什么吩咐么?”刘权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他总觉得今天的赵晓磊似乎有些太过于好拿捏了,往日里都是杨凡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这个小子才肯屈服,虽然只是表面上的屈服,只是为了不挨打而已,但是今天很是不对劲啊,不过他也懒得去深究这么多,自己过来就是为了欺负他的,没什么别的事情的话,自己还是要珍惜时间的,课间休息可就这么一会儿。   “叮当!”一枚五毛钱的钢镚儿扔在了赵晓磊的桌子上,赵晓磊心中咯噔一声,估计今天这个事情不好解决了。   买的话今天回去绝对会晚了,但是如果不买的话只怕自己今天回家还是一样的狂风暴雨。一想到家里的母亲,赵晓磊不禁打了个寒颤。看的刘权都有些奇怪了,不过时间快要到了,如果再拖的话就要上课了,刘权专门挑在这个时候就是为了让赵晓磊一会儿去买水,上课迟到,下节课是母夜叉的课,如果迟到的话,就算是赵晓磊是她的好学生乖宝宝,也不会有什么样的好下场。   “还有三分钟,就要上课了。”   赵晓磊的脑子在这一瞬间千回百转,但是终究没有一个比较好的理由借口,真是没有办法。   高跟鞋敲击在楼道的声音传了过来,让这个刚才还有些喧闹浮躁的教室一瞬间噤若寒蝉。   “好险,还好还好。”赵晓磊一向讨厌的提前上课在这个时候突然让赵晓磊觉得没有那么讨厌了,甚至有些喜欢了。   “算你小子运气好。”刘权撇撇嘴,晃回自己的座位。这门课老师教课很好,但是脾气很差,而且特别喜欢拖堂和提前上课,一直以来都不被班上的同学所喜欢。   这清脆的高跟鞋底敲击地面的声音就像是叫人起床的闹铃一样,让赵晓磊从一个想要清醒但是一直清醒不过来的噩梦中醒了过来。但是他更期待这样一场噩梦之中那个可以帮助自己的人出现,从而结束这样近乎可以说得上是暗无天日的生活,但是很可惜不是何宇轩,赵晓磊也舍不得。   ……   “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去哪儿了?”赵晓磊到家的时候,饭菜都已经冷了,已经冷掉的饭菜在节能灯的清冷光芒之下显得有些让人作呕,盘子里的油凝结了起来,散发着恶心的白色光泽。   赵晓磊眼中闪过一丝恐惧,虽然自己已经在第一时间就往家里赶了,但是终究不如时间快。   “我……我去书店看书了。”赵晓磊的声音有一些颤抖,让人听了不禁有些怜爱的感觉。站在饭桌前面的赵晓磊显得有一点孤单,他觉得面前的一切似乎变成了一个深渊,一个即将吞噬自己的深渊,那些已经冷凝的饭菜就像是或白或黑的令人恶心的触手将自己不断地向下拉扯,拉扯,拉扯进那个深不见底的深渊。   赵晓磊的母亲是一个看上去很知性的人,齐耳的短发让她看起来十分之干练,只不过这种干练在妩媚的眼睛衬托之下有些不伦不类,甚至有一些邪恶的感觉:“看的什么书啊?”   自从赵晓磊的父亲因为承受不住母亲的疯狂离家出走消失不见之后,他就再也不敢忤逆母亲一丝一毫,哪怕,没有哪怕。   看着自己的儿子没有说话,那个有着一双很好看但是褐色眼睛的女人接着说话了:“昨天让你背的《诗经·国风》中的那些背完了么?”声音也很好听,任所有人出现在这样一个场地都只会觉得,她做的正是一个母亲应该做的,没有丝毫不妥。   “背……背会了。”一如既往地有些可怕的回应。   “跟你那个废物一样的肥猪父亲真是像。”这个女人放下了手上的茶杯嘟囔了一句,接着说道:“把《汉广》给我背一遍。”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也……”赵晓磊到这里就知道已经玩完了,他倒不是说背不下来,而是错了一个字。   一声浓重的鼻音之后,赵晓磊就不知道如何继续下去了,五秒钟的沉默绝对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他的心里面是这样想的。随后也确实是,狂风骤雨的攻击夹杂着各种粗秽的语言就朝着赵晓磊飞了过来,不过他还是有些清醒的,茶杯里的水已经冷了,泼在身上也不会有什么的,就当是洗脸了,不过放在一旁没有收拾的擦桌子的抹布倒是让他吃足了苦头。   赵晓磊穿的是夏季的校服,沾湿了的抹布抽在人身上不亚于一个竹篾直接抽在丝毫没有防备的身上,疼到无法想象,短袖也就意味着最后一点的防备都没有了。   他的手臂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红肿起来,肿到了平日里两个手臂宽度的样子,看上去有一点触目惊心,只不过男孩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波动,就像是在喝一杯温度刚好的白开水。   “我每天这么辛苦的工作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能够更好一点?我这辈子最大的希望就是你可以像李嘉诚那么成功,我这么辛苦全都是为了你,可是你从来都不能理解我的苦心,就像是你那个不求上进的死肥猪父亲一样,终日不思进取。”   赵晓磊在心中帮助自己的母亲将剩下还没又说完的话给补全:“终日不思进取,你说说你,我只是让你背这点东西你都不行,你说你除了比你那个死肥猪父亲稍微瘦一点你还有什么可以说得上来的?”   狂风骤雨一样的语言攻击,各种负能量的咒骂,有关于这样的社会,有关于不整齐的自己,以及那个已经成功从这个噩梦中脱身而去的父亲,赵晓磊从来没有一瞬间这样痛恨自己的父亲。   “你要走,为什么不把我一起带走,你就让我一个人承受这样的事情,我终究是你的儿子啊。”在哪一个瞬间,赵晓磊除了痛恨自己的父亲之后,还有一个感想,不如就这样直接死去吧,无助、迷茫、疼痛……所有的一切夹杂着刚才的感受,那个深渊所伸出的触手终于抓住了他,将这个站在这里就像是站在狂暴雨水中的少年拉下了无尽的深渊。   赵晓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的房间的,回到房间之后,他似乎就没有再恨任何一个人了,包括刚才殴打过后自己的母亲,白日里不断的欺辱霸凌自己的刘权杨凡等人,还有……自己明天如果去学校的话那一定是要穿秋冬季校服了,不然会被人看出来的。“救救我,爸爸,救救我,我承受不住了,我求求你,你来救救我,把我带走好不好。”   赵晓磊虽然是一个孩子,但是已经明白了人生是一个故事,但是却是一个写出来就已经定型了的故事,没有丝毫可以挽留以及回旋余地的一个故事,而且就算是一个故事的主人公会有各种各样的奇遇,各种各样的转机,各种各样的贵人相助。而他的故事中却什么都没有。   “阿姨昨天不会又打你了吧。”公车上的人穿的大多是短袖,赵晓磊这一身有些厚实的衣服看上去很是显眼,何宇轩背着那个不知道是谁送的单肩包,就那样依靠在公车的柱子上,回过头看着赵晓磊说,他的背包因为拉链没有拉好并且岁月似乎有点久远,肆意张开的书包就像一张张开的贪婪的大嘴,看上去让人很不舒服。   “喂,我给你说话呢,你不会是被你老妈给打成傻瓜了吧。”听到何宇轩的呼唤,赵晓磊才从那个幻想中走出来,动手把背包拉好,听着自己好友依旧是不着调的吊儿郎当,才觉得这个世界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世界,但是这种熟悉却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你这个背包都多少年了,上次看你背那个包还挺新的,你怎么不背那个?”何宇轩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并不想说,这个显而易见是的事实就当做没有发生过好了。何宇轩还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终究没有说,毕竟,岁月带来的不只是时间交替,还有成长成熟,以及令人闻之欲呕的所谓大人的气息。   “这个包是有纪念意义的,我可能很快就要去找她了,我妈怎么说呢,我还是挺想她的,她也不容易,都是我老爹的错啦,不过昨天刘权是不是又欺负你了?”何宇轩是赵晓磊唯一的朋友,赵晓磊舍不得自己唯一的一个朋友会因为自己儿去招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年轻不代表物质,更不代表不懂得权衡利弊,相反,在十几岁这样不安而躁动的心之下有一个十分敏感并且不愿意让人窥探的领域。赵晓磊不敢反抗刘权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杨帆的存在,就是那个刚刚高一就已经一米七的大个儿,浑身肌肉的家伙了,赵晓磊丝毫不想用人来形容那个家伙,似乎那个叫做杨帆的人是人间恶魔。   杨帆的存在就像是赵晓磊和何宇轩身上的一座大山,穷其一生都很难搬走挖空的大山,不说穷其一生,只怕这短短的三年时光就可以让两个人不堪重负了。   如果说杨凡是一座大山一样的存在的话,那刘权对于赵晓磊来说就是一柄匕首,一柄淬了剧毒通体泛着碧绿颜色的扎在心脏上的匕首,让他痛不欲生并且苦不堪言,没有什么比一柄匕首每天在你的心脏上不停地转动更加让人痛苦的了。   或许伤口已经有些习惯了,就算每天见到刘权,刘权对赵晓磊的欺凌和侮辱或许已经让赵晓磊有些适应和习惯了,但是终究还有一些毒素残留在他的心脏上不断地兴风起浪,让他难以承受。   “没关系的,只不过是帮他们顺手带了两瓶水而已,没什么的,你不要多想了,对了,这本书我就先拿走去看咯,回头给你。”说着赵晓磊扬了扬手上的《活着》坐在了在他们两个人包围住的一个空位置上,下一站是永宁路,谷风会在这一站上车。谷风是赵晓磊他们班的一个姑娘,长得很是清秀,安静的面孔上永远挂着一丝微笑,赵晓磊坐下那个一直空着的位置就是为了给她占座。   何宇轩经受过无数次这样不公平的“待遇”,赵晓磊不让何宇轩坐在这个位置,并且还扯淡的说:“既然我不让你坐下,那我就给你同甘共苦好了,我们两个都站着好了。”这一站可就是十站地啊,让何宇轩颇为难受。   虽然每天见惯了赵晓磊的用心良苦,何宇轩还是觉得很是不舒服,他怂恿赵晓磊说:“你如果喜欢的话,那就去说啊,还每天非要弄这一出,估计你这是出不来咯,对了,昨天上课那个戴着金丝儿眼睛看上去人模狗样的英语老师教了一个词组叫什么呢?Fall in love,没错儿,就是这个,你真是没救了。”   那个英语老师很受女生喜欢,所以他就不能被男生待见,也没办法,一个名校毕业的高材生,有学识有长相有风度的,并且比这些青春期的孩子最主要的就是多了一点那种成熟知性的气息,能不被这群孩子所喜欢或者说是嫉妒吗?   前面赵晓磊因为书包的事情,所以并没有听清何宇轩到底说了个什么,现在何宇轩心中盘算着是不是要在走之前给自己的这个小兄弟做些什么事情了,这样的话,那本书就当做是送给赵晓磊的生日礼物好了,刚好他生日快到了。   公车在不停的向前走,没有人知道自己身边的人会在哪一站地下车,就算是熟悉的好朋友,好兄弟,你都不能确定他会不会突然有事情而从你身边离开。   赵晓磊很喜欢公车上的这段时间,但是终究只是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让他有些沉迷,只是终究会到站的。   “如果今天可以平安无事就好了。”或许是和何宇轩分开进入班级的时候心中的期盼被神灵所听见了,今天还真的是平静的就像是水一样,很多人都不习惯,但是似乎又应该就是这种样子,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很可惜,不过是一个上午而已。   下午上课平静了不到两节课,不过很奇怪,何宇轩并没有和赵晓磊今天一起坐车过来,赵晓磊就这样一个人来到了学校。   两节课刚过,刘权就按耐不住心里的不爽,和往常一样的情况再一次发生了。   这一次似乎是再平常不过了,早上的那种怪异感觉终于消失不见了,班上的同学也觉得,只有赵晓磊被刘权等人欺负了,这一天才算正常。   看着赵晓磊不断地向门外瞥着的目光,刘权再清楚不过了。   “你还想等你的救世主到来?别等了,他不会再回来了,他已经退学了。”刘权之前所说的话并没有让赵晓磊听进去哪怕一点点,但是这句话,分明就是在赵晓磊的耳朵里引爆的一颗炸弹。   剩下的时间,赵晓磊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反正自从那道雷从自己耳边炸响之后,他就在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做什么了。   不过,他有一点青肿的脸上绽放出一抹极为绚烂的微笑,就像是一朵花儿在枯萎之前极力想要将自己最美丽的那一面展示给这个世界一样。   “各位观众,你们好,这里是锦城电视台,我是林子萌,今天傍晚八点四十分左右一名初一学生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杀害,接下来将为您进行现场报道……”   “子萌,快一点,他们学校里有人跳楼自杀了。”
最后更新
  1. 我爷爷
  2. 青春
  3. 老海
  4. 二哥
  5. 五爸
  6. 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金奖——他们呀
  7. 爷爷
  8. 那个严肃的男人
  9. 老 兵
  10. 一群人
热门点击
  • 中秋思父
  • 我爷爷
  • 心中的爱
  • 姐姐的婚礼
  • 青春
  • 敬老院的孩子们
  • 中秋写给父亲
  • 又是梧桐叶落时
  • 谢家湾
  • 全国青少年冰心文学大赛金奖——他们呀

  • 齐乐娱乐